黄河新烈士

2016-06-30

1936年5月的一天,在国民党反动统治下的南和县城,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城戒备森严,交通断绝,到处充满了肃杀、阴惨的气氛。而在此时,一位气宇轩昂的壮年汉子,昂首阔步,沿街一路高呼:“打倒国民党狗县长!”、“打倒反动政府!”、“中国革命胜利万岁!”被押赴县城北门外的刑场。在刑场上,他面对敌人黑压压的枪口,痛斥顽敌,视死如归。转瞬间,敌人的子弹穿过他的胸膛,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城河岸畔。

这位可歌可泣的烈士,就是在南和县革命斗争史上被誉为农民领袖的黄河新。

黄河新是南和县东三召乡南头村人,1907年12月24日生。他弟兄三个,排行老二。15岁时,辍学回家务农,曾在山西省太谷县与人合开染坊,赔本后回到南和城里,在一家银器铺当过一年伙计。

青年时代的黄河新,性情刚烈,仗义疏财,专爱抱打不平,结交革命志士。他与当时的中共南和县工委书记高焕廷、组织委员白公素等关系极为密切,往来频繁,经常在他们家秘密聚会。从此,他受到了党的深刻教育,胸怀更加宽广,在东三召一带农村,威望也越来越高。不久,在中共南和工委领导下,他在东三召一带农村,发动农民组织了“农民会”,公开名叫“农民自卫团”。高焕延同志任总团政委,黄河新任总团长,白公素同志任副总团长。

1931年10月,为推翻国民党反动政府,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实现革命新胜利,以高焕廷、黄河新、白公素为首,组织“农民自卫团”,约有四、五千人的农民群众,手持大刀、红缨枪等各种武器,以反对劣绅、商会会长王怀美克扣永定河工借款和“八厘公债”为名,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武装攻城斗争。农民武装队伍围城后,国民党反动政府紧闭城门,惊慌万状,立即派人登城与群众接洽,并请围城群众选派代表进城清算帐目。当时,因缺乏斗争经验,高焕廷、黄河新、白公素三名同志代表群众意见进城后,围城的农民武装自动撤退了,结果,正中敌人奸计,将黄河新等三人立即逮捕入狱。由于群众的继续斗争和党组织的营救,次年2月初,反动政府才被迫将黄河新等三人释放出狱。

出狱后,黄河新为了偿还民团闹“八厘公债”所花费的用款,把家里仅有的20亩土地只留下2亩作为母亲的养老用地外,将其余18亩土地和全部大中型农具、耕牛一并变卖了。从此他一家5口人,其中长子黄春田10岁,次子黄孟泽4岁,女儿黄花儿3岁,过上了整年吞粗糠、咽野菜、终岁不得温饱的极端贫困的日子。

1932年春末夏初,黄河新只身到北大召村地主韩老紫家当长工。不久,革命转入低潮。白公素同志被迫离开南和,高焕廷同志被敌人逮捕解往北平,组织被破坏,白色恐怖笼罩了南和城乡。但是,经过与反动政府清算八厘公债斗争的黄河新,并没有灰心丧气,而是立场更加坚定,革命意志更加坚强了。他在北大召村当长工期间,仍然不断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坚持斗争,进行秘密串联活动。

1934年春,黄河新辞去了长工,全力以赴投入到民团的恢复、组织和领导工作。他日夜奔忙,到处宣传发动。不久,就重新组织起一个20多人的“民团”队伍,驻扎在东三召村的庙里。他仍任总团长,并建起造枪炉,造枪造弹,准备公开与国民党反动政府作斗争。

“民团”重新建立后,他们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矛头直指国民党反动政府。但为了筹措“民团”的活动经费,有时也向当地和附近农村的土豪劣绅摊派一些钱粮,这就引起了一些土豪劣绅的极端不满。他们与反动政府互相勾结,蠢蠢欲动,妄图将“民团”一网打尽,将革命新生力量溺灭于摇篮之中。

1935年7月,国民党反动政府终于发觉了“农民自卫团”的秘密活动,伪县长鞠海峰以“定系红军活动的人”为名,即亲率伪保安团前去围捕。当时,因黄河新及时得到情报,等敌人赶到东三召村时,他早已率“民团”向永年一带转移了。但敌人野心不死,伪县长一面派人将黄河新家洗劫一空,一面率兵追至永年县朱庄附近。双方接火后,“民团”终因初建不久,装备不足,寡不敌众被打散。黄河新虽然作战英勇顽强,但因腿部多处中弹负伤,不幸被捕。

在狱中,国民党反动政府对黄河新用尽了惨无人道的刑法,严酷拷打逼供,但他始终表现了一个革命者坚贞不渝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面对这位铁骨铮铮的炎黄子孙,敌人毫无办法,在1936年5月被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保安团枪杀于南和城北门外,牺牲时年仅29岁。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