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本固烈士和他的一家

2016-06-30

在南和县城东北澧河西岸,有个苏庄村,村内东头街北有一家大户,户主名叫苏成德。此人受过高等教育,思想开明,虽说家庭富裕,生活却十分俭朴。其妻关氏,出身于书香门第,勤劳善良,两人婚后,生下一男二女。到了1921年,苏家宅内的又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了。这就是的抗日烈士苏本固同志。如今,抗日战争已经结束六十多年了,但是,在艰苦的对敌斗争中,苏本固和他一家老少为革命做出的巨大牺牲,却是至今令人难忘!

闹革命本立被害

立宏志本固抗日

苏本固幼年时便经受了抗日烽火的洗礼,其幼小的心灵上,深深地打下了抗日爱国的烙印。“九一八”事变那年,本固刚刚10岁。当时,他跟着母亲住在任县城里大姐家,并在那里上小学。事变后,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他也和同学们一起,积极上街游行示威,散发传单,张贴标语。一次,本固随同学们来到城里闹市,他见人多众广,便跃身跳上一个土鼓堆,象大哥哥和大姐姐们那样,面对群众,愤怒地作起抗日演讲来,人们都被他那小小的年纪和激昂的演说吸引住了,情不自禁地伴随着他那小胳膊,不断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日寇侵略我国东北!”为此,他曾被同学们誉为“小演说家”。

本固自幼聪颖,正义在胸,尤其被誉为“小演说家”的事传开后,受到了哥哥的特别青睐,哥哥经常利用课余闲暇时间,带着他一起去玩耍,指导他学习功课,帮助他阅读一些进步书刊,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不断撒进革命的新思想。从此,他对哥哥更加敬重和热爱,常常把哥哥当作自己的学习榜样。

他的哥哥名叫苏本立,生于1911年。早在中学时期,本立就开始阅读进步书刊和马克思主义书籍。1927年,由中共顺德(今邢台)地委书记沈国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以优异成绩考进北平朝阳大学。1933年,受北平朝阳大学党组织派遣回县,先后在南和县苏庄村小学和平乡县师范学校任教。当时,他以教书为掩护,来往于平乡、南和两县之间,在县城和农村积极从事党的地下活动。1935年5月30日,苏本立不幸在平乡县被捕,平乡县反动当局即以共产党重案要犯解往邢台,后又将其押入河北北平第一监狱。在狱中,本立坚贞不屈,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反动当局于撤出北平前夕,集体屠杀狱中共产党员,苏本立英勇就义,时年26岁。

恶耗传来,时值日本侵略军大举南侵。同年10月,日本飞机轰炸南和县城,国民党政府弃城南逃,一些地痞、流氓趁火打劫,一股股土匪势力蜂涌而起,闹得城乡鸡犬不宁,民不聊生。而此时,国难家恨,集本固于一身,使之更加悲愤欲绝。他泣声对父母说道:“国家存亡,匹夫有责。不把侵略者赶回东洋,旷此人生一世,死难瞑目!”

1938年2月,当南和县一些共产党人和爱国志士自动组织起来成立最早抗日武装的时候,本固毅然告别父母,离开新婚不久的妻子,奔上了抗日救国的战场。

巧设计本固擒匪首

为抗日与顽匪结怨仇

本固参加抗日工作后,不久便在南和县战委会宣传部任干事,继而任抗日救亡宣传队队长。接着,又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了中共南和县委宣传部部长。

1938年10月,根据斗争需要,南和县委和抗日政府决定在一区、二区和四区分别建立区公所,并委派苏本固兼任第四区区委书记。当时,在四区活动着一股土匪武装,经常打家劫舍,绑票抢掠,无恶不作。闹得四区一带农村鸡犬不宁,人心惶惶。本固为了打开四区的抗日局面,征得抗日县长夏炎光的同意,决定逮捕这股土匪的头子。

这股土匪的头子名叫李根明,外号“李二欠子”。此人生得五大三粗,臂力过人,性情暴戾,手毒心狠。要逮捕他,却不是一件容易事,弄不好,就会打草惊蛇,给今后的工作带来麻烦。为此,苏本固决定出奇制胜,智擒李根明。有一天,他们在骆驼牧村外地里发现了李根明,就背着草筐,一边割草,一边向其靠近,眼看距离差不多了,突然猛扑过去。李根明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当场被擒。

后来,抗日政府准备枪毙李根明。但狡猾的李根明通过夏炎光的房东向政府一再表示悔过,说愿交出几支枪,为抗日出力,争取政府宽大处理。当时,夏炎光考虑:把他争取过来参加抗日要比枪毙强。因此,当李根明写了悔过书并交出4支枪后,通过史召、郝桥、岗上三个中心村长取保,就把李根明释放了。谁知这一释放,竞如放虎归山。随着环境日益恶化,李根明立即撕毁诺言,投靠了邢台日军特务队,扯起“灭共军”的旗号,公开与我抗日政府对立。

李根明重操旧业后,为报被捕之仇,经常暗中派人盯梢苏本固。一天下午,本固在骆驼牧村工作后回家的路上,遭到土匪的绑架,被押在任县陈杜科村,关进一个叫景文的老百姓家里。景文因其父过去给苏家做过活而与本固认识。这时,苏本固顿生一计,等土匪们都去吃饭走后,便说要解手。让景文给松了绑,然后又让景文去找土匪们报告,说:“这个人我看不了,他认识我。”在景文的帮助下,本固乘着茫茫夜色,一气儿跑到单杜科村一个表姐家里,这才脱离了危险。当土匪们发现本固逃走后,立刻兵分两路,朝苏庄和岗上村追去。恰巧碰着夏炎光带人去营救本固,双方遭遇后,有3个土匪被我方枪毙。从此,李根明便与本固结下了不解之仇。

大白天本义遭绑架

中圈套仁梅被劫持

李根明要报被捕之仇,仇未报,反又丢掉了三个弟兄的性命,组织上考虑到本固的人身安全,不久便将他调离南和,任中共平乡县委宣传部长。此时,恼羞成怒的李根明,因抓不到本固,便将魔爪又伸向了本固一家。

当时,本固的父亲已去太原谋生,大姐、二姐都已出嫁,妻子程美玉也因丈夫参加抗日而寄居在东乡亲戚家里,除他年老的母亲和嫂嫂外,只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妹妹苏仁梅和一个十三四岁的弟弟苏本义在家看守门户。

1940年3月27日下午,李根明带人窜到苏庄苏本固家,强行将苏本固之弟苏本义抓走。

本义被绑架之后,苏母立刻打发仁梅去找舅父。可是,在苏家宅院的周围,早已暗中布满了土匪。他们不准苏家人出入自己的大门。仁梅试图从房顶先爬到邻居家再去找舅父,但试了几次,均未能走出苏庄村。

正当一家人走投无路的时候,第三天傍晚,张庄村一个在苏家做活的人神秘地告诉苏母:“听说土匪要来你们家抢东西、点房子。仁梅已是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了,叫她今儿黑夜赶紧躲躲吧!”

苏母只当那人是个好心,不料他是被土匪买通了的。当晚夜静后,仁梅经过改装,刚刚迈出二门,突然,从房顶上跳下来几个陌生汉子,先用双手卡住仁梅的脖子,然后,架胳膊的架胳膊,抬腿的抬腿,就给劫持走了。

当天夜里,仁梅被劫持到任县骆庄,遭到敌人灭绝人伦的污辱。仁梅气恨交加,悲不欲生,几次跳井、上吊,都被捞出救活。当时,她真是求生不能,欲死也难。直到她外祖父和二舅四处张罗说情,才把仁梅姑娘放回来。

关氏母忠贞被活埋

苏仁书思母染黄泉

仁梅被劫持的第二天,苏母悲悲切切地来到岗上村娘家。到家还没坐稳,李根明就带领一伙荷枪实弹的“灭共军”闯入家门,将她绑架到南和城北三张村。

李根明一伙为了从苏母嘴里弄到苏本固的下落,对苏母软硬兼施,用尽了种种威胁利诱手段。开始,李根明说:“只要你说出本固在哪里,住在什么地方,就放你回家,连你的闺女小子都放回去。”已被敌人迫害到如此地步的苏母,这时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于九霄之外了。至于儿女,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十指连心,咬哪根都心痛!她面对群匪,气恨满胸,一直泼口大骂:“狼心狗肺的东西,没有你们的好下场!”后来,他们又对苏母施以惨绝人寰的酷刑:吊打、灌辣水、火烫……当时,苏母已是53岁的老人了,怎能抵得住如此折磨,几次昏死过去,又都被凉水激醒。就这样,折磨她长达一个月之久,但她始终守口如瓶,从未供出本固和其他同志的半点情况。敌人无计可施,最后于1940年5月12日,竟惨无人道地把她推进一口小土井内活埋了。

苏母被活埋后,不知底里的关家父子仍在到处托人说情,并张罗卖地,凑集资金,为赎人而奔忙。结果,地卖了,钱花了,得到的却只是一个痛心的消息:苏母已经不在人世了。至于尸首置于何处,却不得而知。直到1945年南和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将李根明抓获归案,县长张一蜂亲自押着罪犯去找,才从贾宋板桥小土井内掘出,苏母关氏的尸骨这才得以安葬。

本固的二姐听到母亲的不幸消息,便急急忙忙从婆家北师赶到苏庄村。回家一看,满目凄凉:财产、粮食被敌人抢劫一空,嫂嫂已被娘家接去,家里连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她大叫一声,顿时昏死过去,人们好不容易才把她救醒。

二姐名叫苏仁书,22岁才结婚,那时她出嫁还不到4年。在她兄弟姊妹六人中,属她跟母亲在一块生活的时间最长。从出生到出嫁,22年来,她从没离开过母亲一步。如今,哥哥被杀,弟弟生死不明,母亲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怎能不使她寸断肝肠?从此,她水不思,饭不想,一天到晚只是唉声叹气,悲惨哭泣。不久便病卧在床,一病不起,直到合上双眼的前夕,她还在轻轻的呼喊:“娘啊,你在哪儿呀?”

小交通大闹小学堂

太原府本义缢自身

再说苏本义,自3月27日被匪首李根明绑走之后,受到了敌人的恣意污辱和打骂,不久,便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了。这时,李根明才顺水推舟,让苏家又出了500块现大洋,才于5月18日这天把本义放出来。赎回本义后,关家父子恐本义再遭不测,在岗上村养了一段伤后,便暗暗把他送到东乡二嫂程美玉的亲戚家里。然后,由二嫂把他送到了平乡县,在抗日县政府当了一名小交通员。

1940年下半年,平乡县的斗争也是越来越艰苦,环境越来越恶化,抗日工作人员常常夜间行动,突然转移。当时身任平乡县委宣传部部长的苏本固同志考虑,弟弟才十三、四岁,事事处处都需要同志们照顾他,实际上给工作反增添了许多麻烦和不便。于是不久,本固便托二舅关臣的把本义送往太原去找父亲。

那时候,父亲苏成德靠同乡和同学的关系,已在山西太原给一个姓徐的律师当助手。本义被送到太原后,苏成德便托徐律师的关系,把本义送进一所日伪小学去读书。入学那天,本义听说送他去念书,心里十分高兴。可是,当他接过要念的课本一看,见是日本课本,立刻将课本又退还给老师,并向那位老师深鞠一躬,说:“先生,我要回家。”“为什么?”老师感到很奇怪。本义说:“我是中国人,誓死不当亡国奴,这种书我不念了。”老师一听,吓得满头是汗,忙说:“那,我给你再换一本。”说着,把一本汉语课本递给本义。本义原来跟着二哥学过一些字。这时,他接过汉语课本一看,见书里印的字,不是“东亚共荣圈”如何如何,就是“东方乐土”怎样怎样。他摇摇头,把课本又还给了那位老师,说:“先生,您还是叫我回家吧!”“这又是为何?”老师有些困惑不解了。本义说:“我已经给你说过了,这种书我不念!”倔犟的本义,闹得那位老师毫无办法,只好说:“你不念可以,但必须等放学之后才能回去。”本义爬在课桌上睡了一晌,好不容易才挨到中午放学回家。

吃午饭时,他对父亲说:“爹,我不上学去了。”“为啥?”父亲问。“光念日本书,替日本人说话。”本义气愤地说:“我已经跟先生说啦,我是中国人,誓死不当亡国奴。这种书我不念。”父亲望着心爱的小儿子,心里又惊又喜。喜的是本义小小年纪,民族正义感竟如此强烈,不愧是炎黄子孙,苏家的后代。惊的是竟对陌生的老师讲那些话,真是初生的羊羔,太不知老虎会伤人了。他有心教训几句,但又怕伤了儿子的心,只是用巴掌轻轻地朝儿子头上拍了一下。不料,儿子一时没注意,嘴一下子碰在吃饭的桌角上。本义误认为是父亲生气,打了他。他赌气把才咬了几口的馒头往饭桌上狠狠地一摔,便一头躺倒在床上。

吃罢饭,父亲见本义睡着了,便给他往身上搭了条被子,说“今天下午不愿上学就别去了,好好睡一觉吧!”本义哪里能睡得着哇!父亲上班走后,他一个人伤心的想到了母亲,想到了二姐,想到了家……如今,却是有家难归。来到太原后,父亲偏偏又送自己去上什么小学,去读那种书!看来没有让自己罢学的意思。往后,我可怎么办呢?他左思右想,越感走投无路,越感伤心……

傍晚,父亲下班回来,哪里也找不见心爱的小儿子了,本义悲愤已极,解下扎腰用的红腰带,搭在后院的一棵小树上了吊。等父亲发现后,早已气绝身亡。时年仅14岁。

本义自缢身亡后,父亲老泪纵横,就地作了埋葬。第二天,写了一封家信,但没敢直接寄回家里,而寄给了出嫁在任县城西门里的大女儿苏仁妮。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封信,竟又引杀身之祸。

任城镇大姐被抄家

苏成德惨死卧牛城

1941年是抗日斗争最艰苦的年代,敌人三天一“清乡”,五天一“扫荡”,丧心病狂地到处搜捕我抗日干部和共产党人。这年冬天,本固上小学时的一个同学(任县人)在任县被捕,供出苏本固是共产党员和本固大姐的住址。

当天夜里,任县特务队派出十几名汉奸特务闯进了苏仁妮家里,说是搜查共产党、八路军,向苏仁妮逼问本固的下落。仁妮回答说不知道,敌人就将仁妮捆绑起来进行毒打。看她实在说不出来,就开始搜查。十几名汉奸特务一齐动手,劈哩叭啦地乱翻乱砸起来。结果,只搜出了苏父给女儿的那一封家信,信被带走了。

那封家信被送到宪兵队,敌人如获至宝,他们妄图通过这封信先抓住苏父,然后,再通过苏父抓本固。于是,他们很快与南和县特务队取得联系,按照那封信信皮上提供的地址,电告太原,在太原敌人的协助下,于旧历年底暗暗将苏成德逮捕,解回邢台监狱。在监狱中,敌人动用了种种酷刑,逼苏父供出儿子的下落。但深明大义的苏成德,对敌人残酷折磨的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1942年2月14日,正是农历辛已年大年三十。气急败坏的敌人对苏成德无计可施,又连夜通知任县、南和两县宪兵队和特务队,立即逮捕苏本固所有亲属,于次日解往邢台。

次日黎明,正当千家万户团聚一堂焚香上贡迎接春节来临之际,任、南两县出动大批敌人,从任县城里逮捕了大姐苏仁妮,从苏庄村逮捕了嫂嫂杨廷的,又从小林村妹妹的婆家逮捕了苏仁梅。当天即被送往邢台监狱。

第二天,姑嫂三人在狱中与父亲见了最后一面。当时,苏成德己被敌人拷打得浑身伤血,小腿破裂,行不能走,站不能立。亲人相见,相互抱头痛哭。敌人亮出了最后一张王牌:只要说出本固的下落,马上放一家四口出狱;否则,全部枪毙。

苏成德被气得咬牙切齿,面对敌人,当场嘱咐姑嫂三人:“就是都死了,也不能说出本固的下落!”并厉声大骂敌人:“卑鄙无耻!”

不久,苏成德在狱中就被敌人折磨而死。而姑嫂三人,在我抗日政府和党组织的大力营救下,直到这年麦天,才得以取保释放。

尧山县苏本固殉国

苏政委英名垂千古

敌人的疯狂,亲人的牺牲,不仅没有使本固惊恐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决心。

1940年7月,本固由冀南二地委调到尧山(今隆尧)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当时,尧山的环境也很恶劣,斗争十分艰苦。开始,他化名“傻小”,以给人扛长活为掩护,长期隐藏在张村赵庆的家中,在张村一带建立并发展了党的组织。后来,他又采取“滚雪球”的办法,不断扩大活动范围,东到双碑、北村、大小干言,南至周村、东良、泽畔、南位。他每到一地,就积极发动群众,发展党的组织,帮助农民建立村政权。因他工作深入、细致、扎实,所以在1942年麦前,曾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就一举把敌人在整个尧山境内辛辛苦苦拼凑起来的伪大乡政权统统摧垮。

1942年冬天,为了宣传贯彻党的抗日政策,扩大抗日统一战线,尧山县抗日政府决定召集全县各村有影响的上层人物到东良村开会。在这次会议上,本固第一次公开了自己的县大队政委身份。这年他才21岁。大家见他十分年轻,像个毛孩子,并没把他放在眼里。后来,人们一听他讲话,干脆利落,头头是道,既形象生动,又深刻入理,立刻引起很大震动。从此,“苏政委”这个称呼,就在全县群众中迅速传开了。仅两年时间,他和县长常子敬一起,在争取红枪会、争取土匪檀金良、分化瓦解敌伪人员、建立抗日政权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从而使尧山县的斗争形势得到了根本好转。

1943年5月5日晚上,本固随三区中队正在南位村召开会议。次日拂晓,当尧山、内丘、任县、重贤等处的大批敌人突然包围了南位村后,他即率领大家向外冲杀,不幸在突围中身负重伤。经医治无效,终因伤势过重,血流过多,于5月8日下午1时许,光荣殉国,年仅22岁。

至此时,本固一家十口,幸存的就只有嫂嫂杨廷的、大姐苏仁妮、妻子程美玉和妹妹苏仁梅了。

苏本固同志的牺牲,使尧山全县军民无不悲愤填胸。解放后,尧山人民深切怀念着他们这位可亲、可爱、可敬的苏政委。根据其生前意愿,忍痛于1946年运柩回籍安葬,并在墓前敬立一碑,以铭志不忘,永垂千古。

现在,每逢清明节,都有数不清的干部、职工、学生和群众,纷纷来到烈士墓前,敬献上一束束盛开的鲜花。朵朵的鲜花,在烈士墓前争芳斗妍……


上一篇:黄河新烈士
下一篇:高焕廷烈士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