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焕廷烈士

2016-06-30

高焕廷,乳名九枝,字艳卿,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优秀党员,是农民运动的坚强领导者。

1904年9月23日,高焕廷出生于南和县张村一个富裕中农家庭。其父高德义,号老安,弟兄5人,排行第四,一生务农。高焕廷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幼时,他就读于张村私塾。其父与弟兄们分家后,家庭发生困难,他经常帮助家里割草拾柴,下地干活儿,因此,学习时断时续。1924年,高焕廷考入南和县第一高级小学读书,因他聪明好学,成绩优异,颇受同学赞扬和敬佩。

1926年,高焕廷升入南和县师范讲习所读书。次年5月,南和县红枪会、大刀会迅猛发展,会员多达数千人,一举攻克南和县城,并建立了临时政权。这次农民斗争虽然最后失败,但对高焕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时,新文化新思想已经逐渐传播到冀南平原,学生时代的高焕廷在进步教师的引导下,开始阅读一些进步书刊,寻求救国济民的真理。

1929年春,高焕廷在县师讲习所毕业后,到平乡县乞村完小任教员。同年暑假,志于探求救国济民真理的高焕廷,毅然辞去教员职务,考入了渴望已久的大名河北省立第七师范学校(简称大名七师)。大名七师创建于1923年,校长谢台臣因受五四运动科学与民主思想的影响,聘请了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任教,学生思想极为活跃。入学后,高焕廷生活简朴,学习刻苦认真,即善于独立思考,又敢直抒己见,很受共产党员教师李梦岭器重。在李梦岭等共产党员教师的帮助下,高焕廷如鱼得水,如饥似渴地阅读马克思主义理论书籍和一些进步书刊,认真探讨社会问题,进步很快,不久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斗争生涯,成为一名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生的忠诚战士。

同年11月,高焕廷从大名七师代表南和县党组织参加了邢台中心县委秘书喻平在任县刘屯召开的党的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常子敬、刘子厚等同志。会后,根据邢台中心县委的指示,建立了中共南和县工作委员会,高焕廷任书记,白公素任组织委员,吴子平任宣传委员。工委建立后,明确了党的主要任务:(1)宣传党的革命主张,扩大党的影响,发展党的组织;(2)恢复和发展“农民协会”,发动贫雇农抗捐、抗税、抗租、抗债,打击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势力。

1930年春天,国民党南和县党部在执委张闻善等一伙党棍操纵下,网罗一批土豪劣绅、地痞流氓与反动当局互相勾结,在全县强行征收“自治捐”,全县人民颇有怨言。3月,根据上级党指示,高焕廷在南和县立第二高小召开秘密会议。参加人员有工委宣传委员吴子平、南和县教育局督学、共产党员沈国华,南和县立第二高小校长、进步人士吴献臣。经研究,决定利用吴校长与各村村长的关系,发动农民进城请愿,开展反“自治捐”斗争。4月3日(农历三月初五),正值南和县城古庙会,参加请愿的各村农民和赶会群众一起,从四面八方纷纷涌进城里,吴予平和沈国华也分别集合了县立一高和二高学校的一百余名学生,在高焕廷的亲自指挥下,组成一支数百人的请愿队伍,举行了游行示威。他们在大街上贴满了红绿标语,并沿街高呼:“反对自治捐!”、“取消苛捐杂税!”、“打倒贪官污吏!”、“反对国民党军阀统治!”等口号,冲进县党部。张闻善拒不答应群众的正义要求,愤怒的人群当即捣毁了县党部的门窗、器物,砸烂了挂在县党部门前的木牌,撕毁了国民党党旗,痛打了党棍张闻善,其他党羽纷纷逃窜,取得了反“自治捐”斗争的胜利。

同年10月,高焕廷在大名七师参加了著名的“驱张挽谢”斗争。在这场斗争中,他和同学们一起,把“驱张挽谢”的大字标语张贴在校园内外,高呼“坚决挽留校长谢台臣!”等口号,集会游行,开展罢课斗争。学生武装纠察队成立后,高焕廷担任纠察队副总指挥。一天,大名县反动当局派人来到学校,以调解为名,通知学生到大礼堂集合,人还没有集合齐,反动军警就包围了学校,在学校周围架上了机枪,在校门口站了岗,清查所谓“赤化分子”。高焕廷挺身而出,据理力争,但不容分说,当场被捕,同时被捕的有宋泮宫、杨友云、高焕文、马鸿灱等30余人。在这一斗争中,高焕廷受到了严峻的锻炼和考验,变得更加坚强。12月,高焕廷被释放出狱后,曾对一同出狱的同班好友马鸿灱说:“今后还要继续革命!”但不久即被张达夫开除了学籍。

1931年1月,高焕廷从大名七师回到南和后,积极在贫雇农中传播革命思想。开始,他在故乡张村创办了一所农民夜校,帮助农民学习文化知识,摆脱封建、愚昧、落后思想,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3月,经人介绍,高焕廷到平乡县夏庄小学任教员。从此,他以小学教员身份为掩护,经常来往于南和县城和农村,散发革命传单,在学生中进行宣传.在教员中进行串联,为建立和发展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做了大量的艰苦工作。

这时,南和县反动县长朱尚瑞与商会会长、劣绅王怀美相互勾结,大肆贪污,克扣国家发还群众的八厘公债和永定河工借款,使全县人民叫苦连天,怨声载道。中共南和工委决定发动全县村民,以清算帐目为名,举行武装攻城暴动。在此期间,高焕廷来往奔波于南和县内一百多个村庄,反复进行宣传动员和组织工作。同时,还通过红枪会首领黄河新将南北大召、东西三召、南头、丁庄、东南张、段村等村民发动起来,组成一个有三千余人参加的“农民自卫团”,高焕廷任总团政委,黄河新任总团长,白公素任副总团长。

8月24日晚上,各村武装农民自备大刀、长矛等各种武器,悄悄奔赴集合地点——城北八里兰营村。但因组织庞大,纪律不严,尚有一半村民未按时到达集合地点。在此情况下,高焕延当机立断,决定停止攻城,并分头向大家解释:“这是一次演习,也是一次检阅。大家回去后要做好准备,等待命令,准时集合。”队伍遂行解散。

不久,中共南和工委决定再次举行攻城暴动。10月,在高焕廷、黄河新、白公素亲自指挥和领导下,在南和县的段村集合了五千余人,手持大刀、红缨枪、独眼铳、快枪及土枪、土炮等武器,浩浩荡荡直奔南和县城。南和县城被围得水泄不通,吓得反动县长朱尚瑞闻风丧胆,急令关闭城门,龟缩在县衙内不敢露面。商会会长王怀美也将其家属从北关搬进城里。围城农民在城外不断高呼:“清算八厘公债!”、“退还永定河工借款!”、“打倒狗县长!”、“枪毙王怀美!”愤怒的呼声响彻云霄,守城士兵也吓得目瞪口呆。在围城农民强大的声威震慑下,狡诈的朱尚瑞施用缓兵计,派王怀美站在北门城楼上与围城群众谈判。王怀美一面劝说群众不要动武,一面佯请群众派代表进城清算帐目,退还八厘公债和永定河工借款。群众遂派高焕廷、黄河新、白公素3人进城谈判,反动政府当即将3人逮捕入狱。

反动政府将高焕廷等3人逮捕入狱后,斗争并没有停止。次年2月初,在党组织的大力营救下,反动当局被迫将高焕廷等3人释放。这两次暴动,虽然都未成功,但使广大群众更加清楚地看到了人民组织起来的强大力量,觉悟有了很大提高,不仅给后来的革命斗争打下了良好基础,而且,对当时的贪官污吏也给了一个沉重的打击。

高焕廷出狱后,为了继续领导农民进行武装暴动,特地跑到河南请来了造枪师傅,在张村秘密开办了一个小型兵工厂。同时,还在南和县知识分子中创办了“读书研究会”,帮助他们阅读马克思主义书籍,共同探讨一些实际问题,积极在知识分子中传播革命思想,发展党的组织。

1932年7月,直南特委根据农民革命斗争深入开展的需要,决定在南和建立中共南和中心县委,领导任县、南和、巨鹿、尧山、隆平、威县、顺德各县党组织工作。高焕廷任中心县委书记,李亚光任组织委员,周文田任宣传委员。中共南和县工作委员会同时存在,仍由高焕廷兼任工委书记。

中心县委建立不久,高焕廷即在任县小官庄召开中心县委会议,讨论发展农村党员和恢复各县党的活动问题。会后,高焕廷协助任县党组织,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整顿了辛留寨、西柳、大寨、赵村、大宋等十几个党支部,使任县党的组织重新恢复健全起来。

同年8月,高焕廷在南和县城召开县委会议,传达直南特委指示,布置当前中心任务。同时提出,为了深入开展抗日反帝工作,要在农村贫雇农中大力发展党的组织。在此期间,由于高焕廷积极活动,南和县党组织迅速发展壮大,先后建立了张村、小林、左村、南师、三召五个党支部。到秋后,全县已有党员54名,其中农民党员37名,知识分子党员17名。

1932年10月,革命转入低潮,组织被破坏,白色恐怖笼罩了南和城乡。

当时,高焕廷正在张村老家准备回夏庄小学,可是,因一双鞋未做好,其妻让他晚回一天。不料次日中午,驻邢台三十二军特工队队长、劣绅王怀美的儿子王济江,暗中将70余骑兵绕经鸡泽县城隍村埋伏在张村周围,他身穿兰布大衫,头戴礼帽,化装成同学身份,到张村猝然来“访”。高焕廷伺机脱身,不料腿部中弹,不幸被捕。同时被敌人开枪打死的有高焕廷的伯妹高巧梅和高九梅,并打伤了高焕廷的伯父高如意。残暴的敌人把高焕廷作为共产党的要犯,连夜解往北平草岚子监狱。临行时,高焕廷暗暗派人通知其妻,销毁了党的一切机密文件,并鼓励乡亲们:要咬紧牙关,斗争到底!

在狱中,敌人软硬兼施,逼他屈服,而高焕廷英勇不屈,始终呈现了一个共产党人在生死关头坚强的无产阶级党性。由于敌人的残酷折磨,使高焕廷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伤势急速恶化,不久牺牲于狱中,

时年仅28岁。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