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郭惨案

2016-06-30

1937年11月9日,侵华日军在南和县河郭镇受到二十九军(后改为六十八军)一四三师、一一九师的猛烈阻击和英勇抵抗,激战三昼夜,双方伤亡惨重。但爱国将士士气高昂,勇猛拼杀,敌军节节败退。因集团军总司令部在大名遭到日军突然袭击,命令一四三师和一一九师从南和全线撤退,日军乘机扑向河郭镇,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河郭惨案。

11月13日(农历十月初九)黎明,狂风暴雨般的枪炮声骤然停止,炮火的硝烟弥漫在天空,笼罩着大地。战场上敌我军惨死的尸体横躺竖卧,散乱的枪支弹药及其它军用品散布在沟沟壕壕。急红了眼的日军像群饿狼,张牙舞爪,凶神恶煞般地冲进村来,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顿时,村里浓烟滚滚,烈焰冲天,全村成为火海。被烧杀人们的惨叫声、房屋的倒塌声以及日军兽性般的狂吼乱叫声混成一片。在河郭镇5里长的大街上,尸横遍地,惨不忍睹,几百户人家无一幸免。

郄庄和桥西牌距日军伤亡最重的“罗圈圆”战场最近,因此,日军对桥西牌和郄庄的仇恨最深,烧杀也最凶狠。日军闯进郄风昌的家,郄母听见大门被砸开,便迎上前去求日军留条生路,哪知日军只有兽性,没有人性,一脚将老人踢翻在地,朝头部、胸部连打数枪,老人惨死在血泊中。日军又闯进北屋,看到80岁的风昌祖父瘫在炕上,便开枪打死。领导郄季秋刚跑到南屋门后,未来得及躲藏,就被日军用刺刀从后心穿到前心,惨叫一声倒了下去。随后,日军又砸开南屋,只见里面堆满柴草,没见到人,便放火把柴草燃着,霎时,烟火冲天,10多间房子被烧毁。其实,南屋的柴草下是个地窖,里边还藏着风昌家里6口人,烟火呛得他们受不了,也不敢咳嗽,大火烧到了他们身上也不敢动弹。就这样,风昌的妻子、嫂嫂、弟弟、妹妹、女儿被活活烧死,8岁的小女儿被呛死在母亲的怀抱中,只有风昌和他的哥哥从烟火中钻出来,死里逃生。当风昌哥哥从房上下到东邻家的窗户上时,看见邻居家刚结婚3天的新媳妇小梅赤身露体躺在炕上,头部和腹部有多处刀口,几处还流着鲜血,看样子是因反抗日军糟蹋而惨死的。郄小住家5口人,被杀死了4口,只留下一个孤儿,还有好几家被烧尽杀绝。这个不到百十户的小村庄被杀害了90多人,被烧毁的房屋达200多间。

桥西牌的大屠杀与郄庄同时进行着。日军闯进段珍的家,先放火烧着了院里的草垛和几间房子,然后把他哥哥扔进火里,烧得只剩下身上带的一串钥匙,同时杀死了他的父母、祖父和伯父。刁凤奇家8口人被杀绝,他被杀死在村北的地窖里,大儿子被扔在火里烧死,二儿子和几个青年与日军搏斗,被日军捆在大桥下的闲院里,用东洋刀把头砍下挂在树上示众。段老坤、段可和梁牌几个青年,被日军用刺刀挑死在大街上,最后乱刀分尸,堆在一起,血肉模糊,难以辩认。李书田藏在地窖里,听见被杀人们的惨叫声,怕在地窖里藏不住,便爬出来从刁大山家的穿堂屋往外跑。见大山媳妇头枕门槛,浑身衣服被剥光,披头散发,两腿叉开,从阴道到肚脐有一个一尺长的大口子,一大堆肠子流在地上,满屋是血。后又见大山死在门后,双手攥紧拳头,怒目瞪视,半卧在墙角,看样子是在和日军搏斗中被打死的。当他跑到村外里,忽然发现有两个日军正向他瞄准射击,未及转身,枪声传来,右腿一软,倒在地上,鲜血直流。日军走后,他拖着被打伤的右腿爬到了村边一个闲院子里,才拣了条活命。至今他腿上还留着个伤疤。日军闯进胡起来家,大黄狗猛扑上去嘶咬,被乱枪打死,随后又打死了胡的母亲和侄女。为给亲人报仇,胡与日军拼打,被刺刀挑开胸膛含恨而死。胡的弟弟藏在南屋磨盘下,被乱枪打中腹部,肠子流出一堆,他忍着痛逃到张相村边一个巷子里,和藏在那里的十几个人一起被杀害,又扔在火里,烧得只留下一堆灰。

杀人成性的日军,对二十九军未来得及撤退的负伤战士,更加残忍。在村北路边的一棵大杨树上,有一名身负重伤的二十九军战士,靠在树上喘气,日军抽出伤员腰间的刺刀,凶狠地插进他的喉咙,钉在树上,树根下一滩鲜血。在祠堂里(二十九军营部)有两名负伤的战士,未来得及撤离,看见日军进来,便拿起棍棒与日军拼打。因寡不敌众,被日军抓住,脱去上衣,捆在院子里的一棵大树上,先用刺刀在身上乱扎,然后开膛破肚,挖出心、肝、肺,把肠子拉了一丈多远,令人毛骨悚然,惨不忍睹。在掩埋尸体时,群众看到他们为国为民惨死的情景,无不伤心落泪。

在樊牌,樊会英一家4口被杀光。樊不点的奶奶和胡小垒的爷爷被杀死。日军闯进王红宾家,烧了房子又牵牛,他母亲和他奶奶上前去夺,东洋刀劈头砍下,双双倒在血泊里。樊某某的媳妇因强奸不从,被日军用刺刀插进阴部,把肚子挑开,心肝肠子摊在地上。一群日军闯进樊年的家,抓住他就往外拉,他母亲上前解释说:“这是我儿子,不是当兵的……”未等她说完,日军抡起大刀砍下樊年的头,滚在老人面前,老人悲痛欲绝,晕死过去。在村北井台上,有十几个青壮年被杀害,胡不点、王银堂等是用刺刀挑死的;樊老彬、樊有志等是用大刀砍死的;王保堂、王二孩兄弟二人,被捆在树上用油锤把头砸烂贴在了树上。

梁牌村的梁勇,见3个日军闯进他家,抡起木棍朝敌人狠狠打去,不料被身后的日军用刺刀穿透胸膛,倒在血泊中,3个强盗又用刺刀在他身上乱扎了一气才算罢休。梁富林兄弟4人与日军搏斗,全被杀死。日军还让魏不景跪在地上用大刀向他头上砍,他疼痛难忍,用手去护头,把手砍断,人虽未死,却落得终生残废。梁魁的和他祖母、母亲、大伯、妹妹藏在玉米秸下边的地窖里,日军往玉米秸上倒煤油点着,他祖母和大伯被火烧死,魁的爬出来被挑死,母亲拉着妹妹趁杀魁的之机才逃跑捡了条活命。

这天夜里,大屠杀还在进行。这群杀人成性的野兽,不但闯进各家各户去杀人,还把抓到的青壮年集中起来,进行杀人比赛。在巩老敏的场上,强逼从梁牌和樊牌抓来的20余名青壮年排成队,由一日军用大洋刀砍杀,因这刽子手连续砍杀20多人而不手软,便受到军官的嘉奖。这一夜,不知有多少无辜群众被杀害,横躺的尸体几天无人敢收殓。

在这次大屠杀中,河郭镇8个牌到处是杀场。据西4牌统计,有1000多间房屋被烧毁,50多户被烧光,40多户被杀绝,257人被杀死,伤残者不计其数。一日之内,河郭镇变成了一片废墟。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桥西牌每年十月初九这一天,家家上坟,户户烧纸,人们称之谓“第二个清明节”,日本法西斯强盗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深深地印在广大人民的记忆之中。


上一篇:南韩惨案
下一篇:无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